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再舜汽车博客

中国汽车市场产品研究

 
 
 

日志

 
 

对“货车超载罚款标准将提高”的反驳  

2015-03-30 11:2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货车超载罚款标准将提高”的反驳

 

      日前,京华时报记者对交通部长杨传堂大人进行了专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京华时报:“去年和前年,货车司机有两起自杀事件,部分原因是超载罚款,这个问题您关注过吗?”

      杨传堂:“关注,但这些情况是极个别的现象,不过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从目前情况来看,总体来讲还是因为管理问题,超载的违法成本太低,所以很多车辆就会超载,而超载以后容易发生事故。我们认为,超载是一个顽症,我们下决心四家联合起来一定要解决,首先是工信部,车辆改造要符合标准才行,还有公安部门、交通部、安监部门,尤其是安监部门。”

      京华时报:“超载罚款的标准会有变化吗?会提升吗?”

      杨传堂:“有变化,罚款的标准肯定会提高,我的建议是希望超载或者超载造成事故的应该入刑。”

      这位部长高官大人此言一出,一时暴引发海内外新闻媒体和网民的强烈不满、质疑与诘问,在货运超载问题上只字不提无数次被央视曝光的全国各地的路政、交警、运管部门的车匪路霸,对去年被高额罚款逼死的个体运输户只轻描淡写的说:“这是极少数的个案”、“容易发生事故”,既无同情心又无人性回答,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言论,一时激起海内外网民的无比愤怒和严重抗议与强烈遣责。

      不可否认超限超载是一个难以根治顽症,但问题不在车主而在管理上存在利益上的寻租。利益垄断链上的分歧竞争是绝不可能联合起来共同制定统一同一的并与国际接轨的改装车标准,多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些“治标不治本”,忽悠百姓的信口开河是站不住脚的。

      本月20日《国际商报》有社会良知和道德的资深记者武跃先生为此专写了一篇檄文:“治商用车造假 先摘除路政毒瘤”。此文对“恶路政”剖析得入木三分、批驳得淋漓尽致:近日交通部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亏损661亿元。该数据一公布,旋即成为社交媒体热传的最滑稽段子。

     此前19日,据交通部内部人士透露:“661亿元这个数据夸大了全国收费公路的亏损状况,银行贷款、发债期限都在15年以内,而收费公路的收费年限一般在25年和30年。可以说,还完银行贷款之后,刨除运营维护费用,收费公路的通行费收入就是净利润,那么对于政府还贷公路应该考虑的是降低通行费标准。”

      另据3月20日《半岛都市报》载道:“交通部相关人士用‘夸大’来形容之前661亿元的亏损状况,佐证了各地对收费公路的粗糙管理—— 连主管部门内部都难以形成统一意见,各地收费公路的收支账目糊涂到何种地步可想而知。虚账、糊涂账!中国公路收费就这样永远地进行下去”

     “还好,即便在某些部门和垄断集团,颠倒黑白和欺骗公众已成普遍职务行为,公众还是能听到来自其内部的敢于说出真相的声音。在相当程度上都与“恶路政”被放纵有关,也与“两桶油”垄断的高油价有关。”

      依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国家规定的个别地方不得超过20年,收费期限一旦届满,必须终止收费。然而,现实中不断有地方政府冲破这条红线,将收费期限一延再延,给出的理由无非是“收费不够偿债”。但是对于“亏空”从何而来、具体每一条收费公路的收支情况如何、延长收费依据何在等问题,却语焉不详。

      此前,国家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收费的专项审计,揭开了一些黑洞:—闲置和挪用。大量资金被闲置,并没有用于还贷,有些资金被挪用于建楼堂馆所、投资股票等;一边是高额福利,一边是人浮于事、超编极其严重。在收费权转让中,更有领导干部违规违法插手,利益输送导致国有资产严重受损,而个人从中谋取巨额利益。

      各地收费公路收支账目都是一本“虚账”和“糊涂账”,既做不到公路成本、收费标准的公开透明,也无法做到公路收支的阳光细化,在这种情况下,将已有的法律架空,为部分官员腐化堕落提供空间,无法逃脱“任性收费以自肥”的嫌疑,更会减损亵渎法律的正义性与权威性。

     “记者近日从一家从事砂石运输的河北货运业主了解的情况:一辆核定载重量为15吨的重卡,实际载重量可达70~80吨,这样车主和司机才能挣钱。一辆超载五倍的车辆一年毛收入约70万元,油费、路桥费、罚款、各项税费和摊派,加上对辖区执法人员的灰色打点,共计50多万元,罚款一项最低也要5万元。司机一年满负荷出车,月薪5000-6000元,最后车主的纯收入也就10多万元,还要扣除车辆维修和折旧费用,还不能出大的交通事故。这位货运业主说,运煤的和跨省运输的司机还要苦,其他费用大致还有个数,摊上高额罚款这一趟就白干,甚至还要赔钱。”

     “油价、路桥费都太贵了,不超载就别想挣钱。而超载就意味着一路上不断被罚款,这就更要超载。交通部的路政部门对此心知肚明,他们就靠这个吃饭,罚款都不用过磅,交钱就放行。这个利益链的最高端就是凭借公权力,毫无节制的超载罚款和乱罚款乱收费的交管与路政系统。”

      地球人皆知,全球收费高速公路约15万公里,10万公里以上在中国;全国收费站10万个,最小间距不到1公里,收费年限一般为30年,最为荒唐的收费站竟能高达300年!而全国所有的收费年限几乎没有不延期的。变着法转换一下承包人,又可继续永无止境无限期地收下去,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伎俩只能严重削弱和负面影响执政党的公信力!

      众所周知,中国的高速公路全球盈利能力无有匹敌者——每年每公里收费高达上千万元,每米上万元;全国每年高速公路罚款和乱收费高达5000亿元以上!其奥秘就是各地基层执法部门每人每月都有罚款创收任务,而每人每月都能提前超额完成。与此同时,在很多省份,路政部门还要强迫当地车主购买罚款月票、季票或年票,从无超载罚款记录的车主也必须买。核定载重量造假也是一个道理,环境的恶劣扭曲了市场,扭曲的市场又催生了扭曲的需求,进而扭曲了整个商用车和物流运输行业。

      世界平均物流成本的GDP占比为12%,发达国家为8.9%,中国超过20%以上。在中国很多行业,物流费用都超过10%,而发达国家都在5%以下。在中国的运输行业,不包括燃油,路桥费和各类罚款及乱收费占到了总成本的35%;每年单车罚款平均5万元左右。无数多网民表示:“交警、路政、城管等从不纠违,只是想方设法罚款,包括偷拍、挖坑等各种手段。当今中国的交警和路政、运管职能变质:为罚款而执法。” 那些像蝗虫一样、仰仗公权力敲诈货运车主的‘官家’车匪路霸更应该入刑,首先要整治的对象应该是交警、路政等乱收费乱罚款的执法部门。”

      长期以来,当中国式公路的混乱与暴利,其根源就是垄断利益集团“谁也惹不起、谁也奈何不得的恶路政和高油价,以及令人费解的监管缺位。中国式的高速公路早已蜕化变质成“吸金路”,被称为“印钞机”和“摇钱树”、“车轮一响黄金万两”。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